“农产品上行”的核心是提升农产品生产者在供应链中的话语权
时间:2017/7/28 14:44:44

   我国农业延续了中国农村几千年小农经济的模式,中国农产品生产者大部分是农民,中国农产品生产为基础,生产规模小且组织化程度偏低,很难有相对固定的渠道,同时也很难获得准确的市场信息,更谈不上采用现代农业科技技术标准。与此同事,农民一直都是弱势群体,人数多而力量单薄,加上农村封闭、分散的特点,让农民安于一方。农产品的市场流通渠道狭窄,信息不对称,让千家万户的小生产难以对接千变万化的大市场,造成在农产品供应链话语权的缺失,造成增产不增收。

  一、农民种什么---经验决策

   中国大多数农民都是靠经验种地,是根据往年的农产品的收入情况决定今年种什么,消费者的需求难以传达到“生产端”。而国外农业的行业协会有着极强的话语权,如美国,80%的农场主通过合作组织购买农用物资、销售农产品或得到所需的服务。产业化和组织化程度高,农业生产者只需要安心按照标准种地,提供优质的农产品,销售的渠道则由行业协会对接,充分保障农产品的品质标准化、规模化。由此,农产品的质量则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与此相比,我国农产品质量问题比较突出,“优质不优价”、“良币驱良币”成为农产品销售的普遍现象。大部分农民为了追求产品产量,过多地适用农药和化肥,成为制约中国农业发展的瓶颈,而国内行业协会的专业化和产业化程度不高,对于农民而言,没有吸引力,加入的主管能动性不强。

   二、销售主要以传统的销售为主

   我国农产品市场的流通渠道狭窄,大部分农民要么在田间地头等着“商贩”上门来收,要么就把农产品拉到批发市场进行批发,小批量的进行零售,加上农产品的特殊性和运输成本,导致大部分农产品都在本地的市区县和乡镇销售,难以面对更大的市场。另一方面,我国农村的大部分青壮年都不选择种地,特别是在贫困地区,“老年农业”成为普遍现象,往往种地的不懂电子商务,懂电子商务的不懂农业,这些都是制约农产品上行的因素。

   虽然这两年农村电商的发展,带动了农产品网上的销售,但是据农业部估算,我国农产品网络销售比例约占总流通量的2%左右,农产品电商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。

    三、应对策略

    1.政府

    1)结合当地的产业基础、资源禀赋和交通区位,做好当地农产品上行的顶层设计。顶层设计既要有高度,同时要有可操作性,还要突出部门协同机制,避免流于形式。

    2)积极引进农产品深加工企业,进行当地农产品的深加工,将非标的农产品经过深加工后贴上QS的标识,提高当地农产品的“商品化率”。我一直认为,农产品深加工的过程,就是农产品增值的过程。农产品上行的高度,取决于当地农产品深加工的产业基础的深度。没有农产品加工的县域电商,上行的路不会太长。

    3)品牌培育与质量保障体系。支持农产品的品牌化、标准化、和质量追溯体系等综合服务体系的建设。

4)基础设施建设。政府积极支持和引导农产品分级、包装、预冷、初加工配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。

5)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的建设。重点让本地的物流配送体系建设具备服务于农产品上行的功能。

    6)培育和孵化本地化的服务商。通过政策和资金的扶持,让本地走出更多的服务商,进行销售平台和销售渠道的搭建。

    7)积极扶持本地农产品传统企业的电商化。让本地产品借助电子商务拓展销售渠道,更好的消化本地的农产品。

    2.本地服务商的培训

    随着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,很多本土化的服务商务脱颖而出,如秀山的云智科贸、丽水的丽水山耕和遂网、确山的来村网等。很多本地服务商在农产品上行方面承担着重要的角色,借鉴重庆秀山的发展模式,可以得出服务商发展的重点:

    1)产品的销售端。为了增加农产品的上行,政府成立了国有公司——秀山云智科贸有限公司,并注册了区域公用品牌“武陵遗风”和“边城人家”,政府背书增加了产品权威性,解决消费者的信任问题,让产品的品牌得到增值。同时,采用追溯体系建设,让消费者通过二维码扫描,了解到产品的种植、加工、物流等信息,提升了品牌的附加值。

    2)产品的供应端。为了保障产品的品质,服务商对货源进行精心地挑选和组织,如秀山云智科贸通过对有合作的农产品基地、合作社和农户进行采购,按照产品标准进行加工,一方面解决了农产品的电商化、品牌化和标准化问题;另一方面带动了本地农产品销售问题,让农民安心种植。

    3)销售渠道。一方面本地的服务商借助大的平台如京东、天猫、苏宁、一亩田等进行销售,如察右前旗云牧场进行“乌兰察布京东馆”的运营;另一方面对于很多服务商而言,通过自建电商平台进行销售,如秀山县的“村头”、确山县的“来村网”。有的服务商还积极利用社交电商的模式进行微分销平台的搭建,一些服务商还开展线下实体店,进行线上线下的融合。这是对传统农村商贸流通体系的创新和变革,打造农产品上行的新模式。

    3.农民

    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不是“全民电商”。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认为,电子商务是有门槛的,贫困户如果能做电商,就不是贫困户了。政府可以优先扶持一部分有意愿、有电商基础的农民率先“触网”,然后带动农产品的销售,进而通过“电商能人”逐渐发展一批“网商”,如沂蒙老区---蒙阴的牛庆花,由一个养殖户转型成为农产品网商,销售当地的桃、苹果、樱桃、花生等农产品,年销售额突破500万,从而带动本地贫困户就业和增收。

    对于大部分农民而言,只需安心种植、养殖,其他的问题由服务商和政府来解决即可。毕竟,农产品上行离不开优质的农产品,而优质的农产品一定是由农民精心培育才能种植出来。

总结

    目前阶段而言,农产品上行还需要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持、产业引导和品牌培育,需要政府进行综合服务体系、物流配送体系和基础设施的建设,积极构建当地的电商生态圈。更需要大量的农村服务商扎根地方,需要当地农产品龙头企业电商化,需要更多的农村电商创业者。同时,一定要让当地的服务商、网商与农民形成利益共同化,共享农村电商发展的成果,才能让农产品生产者拥有更多的话语权。

     
相关文章
热点关注

Produced By 阿萌网络 阿荣旗萌萌网络发布系统